杏彩平台 发布的文章

  《百日郎君》将播出特别节目回馈粉丝 都暻秀南志铉担任节目解说(图)

  人民网讯 《百日郎君》美满大结局播出后,许多观众仍沉浸在剧情中意犹未尽,为了回报观众,《百日郎君》剧组将推出特辑。

  在10月30日大结局的《百日郎君》平均收视率突破14.4%,最高收视率甚至达16.7%,虽然大结局圆满落下帷幕,但仍有许多观众大呼不过瘾,电视剧方面为了回馈观众支持,将为粉丝送上特别节目《百日郎君:附录》。

  这份特辑里,都暻秀与南志铉将担任视频解说,为观众讲解春夏季里剧组拍摄时的精彩花絮,并再次为粉丝播出电视剧中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精彩片段。

  另一大看点是,特辑中还会为观众解析都暻秀南志铉剧中的爱情故事,播出电视剧主要出场人物的魅力分析等,还有对《百日郎君》导演李忠载的采访,他在采访中为粉丝讲述了《百日郎君》创造收视奇迹后的内心感想。

  制作组表示:“真心地感谢过去一段时间支持与喜爱《百日郎君》的观众朋友”,“想着是为观众们准备的终极大礼而精心准备了这部附录,这里面藏着我们和演员对观众无尽的感激,也有那些令观众们怦然心动的经典片段,希望粉丝们多多支持《百日郎君》最后的故事。”

  (责编:实习生(邓芷涵)、李美玉)

  杭州11月6日电(童笑雨)泛黄的画卷中,一头水牛于流水中低眉静伏,牛角和躯干刚健而厚重。不远处,那四四方方的山石一角,开着红蓝相间的竹枝花,带来烂漫春意。这是潘天寿画作《春塘水暖图》描绘的一景,也是诸多专家心中的“白月光”。

  11月6日,北京保利携2018秋拍精品潘天寿巨迹《春塘水暖图》亮相于浙江赛丽美术馆,共邀业内专家品读。从事近现代美术研究多年的卢炘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他直言,整幅画在构图、笔墨和色彩方面都无可挑剔。“质朴的老牛是潘天寿的化身,更是他对于传统艺术的守望。”

  潘天寿出生于1897年,经历了中国最动荡的年代。他一生勤恳朴素,在农村成长的经历也令他对水牛情有独钟。据目前所知,潘天寿存世的画牛作品一共只有四件,此次亮相的《春塘水暖图》就是其中之一。

  “个头大、力气大是潘天寿童年时对水牛留存的最深刻的印象。所以在他的画作中,水牛是夸张变了形的,像一座山,这样印证了牛的质朴、厚实以及吃苦耐劳的品德。”卢炘指着如山一般的牛脊背说,潘天寿贯将笔下的动物做人格之投射。

潘天寿画作《春塘水暖图》。主办方提供潘天寿画作《春塘水暖图》。主办方提供

  画品源于人品,技艺进于大道。他说,中国画同绘画和诗词一样,善于用比兴的手法来寄托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画中的水牛体现的是力量感。在潘天寿眼里,民族昌盛也需要力量和信念。”

  卢炘所言的力量感,在牛角上也展现地淋漓尽致。与现实中的牛角不同,画作中的牛角从牛头两侧平撑而出,如钢铁一般坚硬挺直,似乎要刺出画纸。

  现年89岁的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朱颖人是潘天寿弟子,他直言,若将牛角弯起来,画的力量将减少一半。“先生画的牛表现的是质实而非灵动,取平直自然胜于圆弧。”而近处的水纹流与远处高高直直的石崖,也成为了朱颖人眼中画作力量对比的重要体现。

  如其所言,画中的山石四四方方,远远矗立在天际,只在线条一侧用颜料涂染,留下白底,透露出一股雄浑苍古的磅礴气魄。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学院副院长韩璐表示,这是国画中“留白”的体现,也是他的艺术追求。

  据介绍,该幅画创作于1961年,正处在西画改造中国画的高潮之中。在“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教纲下,潘天寿也有非常清晰的文化自觉,一直到去世都不遗余力地呼喊传统艺术回归。

  韩璐说,潘天寿力图以振兴民族文化来振兴民族精神,强烈的民族意识,是他世界观中极可贵的部分,也化作了作品中的浩然之气。

  “他是中国文化中的民族英雄。”卢炘说,正是潘天寿这种使自己的艺术无愧于祖国和民族的自觉,造就了他捍卫民族艺术的强大精神力量。“他自诩是一个教书匠,一生勤勤恳恳为美术教育付出,这幅画可以说是他一生的写照。”

  画作中央,静伏的水牛睁着被浓密的睫毛掩映的眼,恰似中午时分,耕罢暂休。浅浅的水波荡起阵阵涟漪,一动一静中,怡然自得。(完)

  无锡11月9日电 (记者 孙权)11月9日,以“绿色高效创新发展”为主题的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在江苏无锡启幕。中国内燃机学会理事长金东寒在大会开幕式致辞时表示,无锡是中国内燃机行业重要的研发和制造基地,产业链完整,在柴油机电控共轨系统、涡伦增压、排放后处理三大核心技术上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大会首届选址无锡,拟定每三年召开一次。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到会演讲。 孙权 摄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到会演讲。 孙权 摄

  据了解,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工程院、江苏省人民政府指导,中国内燃机学会、无锡市人民政府主办,无锡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无锡市科学技术协会、无锡市汽车工业协会联合承办,大会囊括了内燃机产、学、研、用、修、管、贸的全产业链。

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 孙权 摄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 孙权 摄

  作为内燃机行业的首届世界性大会,大会旨在全力打造全球内燃机行业的整机制造商、零部件供应商、用户、大学和研究机构交流的平台,以期促进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以及相关方的合作,引领世界内燃机产业的发展方向。

图为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 孙权 摄图为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现场。 孙权 摄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持续发展,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燃机生产国。”金东寒介绍,内燃机是中国目前和今后实现节能减排最具潜力,效果最为明显的产品,而且在相当长一个时期作为主流动力机械的地位不可动摇。

  记者了解到,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主要活动由“1+1+2+8+1+1”几个部分构成。即1场2018世界内燃机大会主峰会、1场内燃机产品展览展示、2场高峰论坛、8个专题分论坛、1场闭幕式以及1场技术参观。每场活动都各有侧重、各具特色。

  大会还邀请到了来自国内外的380多名专家学者、知名企业家参会。在9日上午的大会主峰会之后,围绕“高效清洁燃烧”“排放与后处理”“燃料与润滑油”“设计、制造、材料与可靠性”“测试、燃油喷射、高效增压”“绿色智能船舶动力”“低碳能源及高效利用”等内容的8个分论坛也将陆续开展。

  据悉,大会同期举行国际内燃机及制造装备展览会。在9200多平方米的展示现场,参展的110家单位“各显神通”,对外展示全球最先进的内燃机产品、国际国内获奖产品、内燃机技术研发创新能力、内燃机专用制造、测试技术设备以及配套与技术服务等。无锡的透平叶片、永瀚、航亚科技、派克、隆达等企业也组团亮相,集中展示无锡“两机”产业发展亮点。(完)

  伦敦11月7日电 (张平 胡方仪)“汉字之美”聂晖诗书画印展6日在英国威尔士三一圣大卫大学举行,中国书法家聂晖为英国大学生们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美学之门。

  本次展览以‘汉字之美’为主题,展出了聂晖精心创作的64件作品。书法作品涉及从甲骨文到帛书、金文、小篆、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等汉字成长主要书体。作品展出分为四个篇章:源远流长、从容中道、上善若水、天心月圆。

  在‘源远流长’主题中,主要展示了聂晖临摹或创作的人类早期的书法绘画作品,如用小楷书写的《伏羲女娲持规矩图跋文》及甲骨文书画作品《三才组作》。‘从容中道’、‘上善若水’、‘天心月圆’则分别展示了以儒、道、佛为主题的书法绘画作品。包括以隶书书写的《谢聂家训》,以小篆书写的《世说新语》选抄,以草书书写的《观自在》等。

  其中还有充满当代审美风格的汉字水墨艺术作品。这次展览也是中国国家艺术基金一带一路汉字水墨国际交流创作人才培养项目展览之一。

  英国威尔士三一圣大卫大学孔子学院英方执行院长Krystyna和中方院长全琼,市长夫人MrsPhiIIiPs,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助理Robchapters,人文与表演艺术学院助理院长PaulWright及三一圣大卫大学的学生百余人先后参观了展览。

  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聂晖,是集琴、诗、书、画、印艺术创作、学术研究于一体的文人型书画家。现任重庆大学艺术学院造型中心副主任、重庆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履一书院院长。曾获首届妇女书法比赛金奖,第二届绘画赛银奖。出版诗书画印作品集《造化心源》、《汉字之美》。与谢飞东先生合撰书法文字学专著《读字》、《读字识中国》全国热销,多版印刷。(完)

杨婉琪(右一)和队友在训练中。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杨婉琪(右一)和队友在训练中。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昆明11月7日电 题:体育小将中也能有学霸?看体教融合如何“融”起来

  记者 卢岩

  在今年云南省运会竞走青少年组比赛中,16岁的杨婉琪曾夺得一枚金牌。已经是国家一级运动员的她有着多重身份——云南省曲靖市马龙区体育和竞走学校的运动员,同时也是当地一所名校的高二学生。

  记者在操场见到她的时候,她刚刚结束一次常规训练课。这位皮肤黝黑的女孩站在记者面前,并没有不少同龄人身上存在的“怯场”之感。

  “我四年前开始练竞走,其实那时候不知道竞走是什么,就以为是练体育嘛,”杨婉琪有点不好意思,“那时候小,觉得练体育就不用学习了。但练上之后发现——不但还是得学习,而且要一边训练、一边坚持文化学习,更辛苦了。”

杨婉琪(前排右一)来自素有“竞走之乡”美誉的马龙。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杨婉琪(前排右一)来自素有“竞走之乡”美誉的马龙。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OUT了

  马龙素有“竞走之乡”美誉,竞走一直是马龙竞技体育比赛强项,包括中国男子田径第一个世界冠军黎则文在内,多位竞走世界冠军来自这里。马龙区体校校长张平江介绍,竞走项目在这里普及程度较高,包括后备人才选拔赛在内,有多种渠道保证好苗子能够源源不断地接受专业训练。

  和众多力量和耐力型运动一样,竞走项目无论是比赛还是训练,看上去都颇为枯燥。实际上,即便是当下,在一些不了解体育的人眼中,仍然存在着对运动员“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误解。但在基层体育工作者努力下,这样的情况正在切实发生着改变。

  张平江表示,马龙体校的文化教育和体育训练并行不悖,目的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生。“目标是培养出道德修养高、文化素质高、运动水平高的‘三高’运动员,全能人才的打造实现了体教融合的双赢,”他说。

  竞技水平不错的杨婉琪在初中毕业后,没有选择走体育专业队的道路,而是升学进入高中读书,同时继续在体校训练。一年半以后,她将和全国近千万同龄人一起,接受高考的考验。“我在文科班读书,最喜欢语文课,”杨婉琪说,“我的目标是考上云南大学。”

昆明市体校的排球训练馆,几位小队员在做着简单训练。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昆明市体校的排球训练馆,几位小队员在做着简单训练。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憧憬着步入名校大门就读的远不止杨婉琪一人。在昆明市体校,排球队是一支“明星队伍”。当记者来到空荡荡的训练场时,只看到由老队员带领着几位年轻选手进行一传接发球训练。大部分选手跟随校队出征福建漳州,参加全国体校U系列女排锦标赛。

  昆明体校是全国排球高水平后备人才基地,队员们能在提高竞技水平同时,保持浓厚的学习氛围,也让分管文化课教育的副校长蔡文俊感慨万千:“排球队形成了积极学习文化课的风气和传统,这和教练员的正确引导、严格督促管理有很大关系。学长学姐成功考取名校,对刚入队的小队员也形成了触动和促进,最终形成了传统。”

  在昆明体校副校长李继荣看来,国内体校普遍存在招生和发展的困难,很大程度是因为体教结合工作没有落实到位。蔡文俊告诉记者,只有当体、教形成良性的互动,生源才会越来越好。“像我们的女排,有的队员是在重点学校读书转过来的,”他说。

昆明八中篮球队教练、同时兼任昆明篮协副主席的王彦冰在指导队员训练。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昆明八中篮球队教练、同时兼任昆明篮协副主席的王彦冰在指导队员训练。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樱木花道”与“全民皆兵”

  青少年体育人才的培养,离不开基层学校的努力。与拥有高水平运动队相比,在学生中厚植广泛的体育运动基础,培养多元发展的人才是同等重要的任务。在这方面,昆明市第八中学的一系列工作值得称道。

  昆明八中2014年被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联合命名为“全国体育传统项目学校”。党委书记杨宗武介绍,除了开足开齐体育课之外,甚至在初、高三毕业班阶段,仍然每周开设两节体育课。学校将体育特色教育充分利用各种平台,惠及每一位学生。“‘让每位学生都熟练掌握一项体育技能’成为特色化办学的核心理念之一,”他说。

  刘倬宏是这所学校篮球校队队员。身高1米93、正读高二的他并非体育网点生,而是普通学生中涌现出的苗子,在特色级部就读,是不折不扣的“学霸”。他的成长和《灌篮高手》中的樱木花道颇有几分相似——高中前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但通过篮球成为“校园明星”。

  “球队每周会有三四次训练,大部分队友都是体育网点生,我算是能‘打得上球’的水平。”刘倬宏说,自己对未来还没有什么规划,但希望能有机会尝试CUBA——而在他的教练、同时兼任昆明篮协副主席的王彦冰看来,“本身成绩就好,进了篮球队成绩也没掉,这种学生大学最欢迎。”

拥有世界冠军头衔的体育教师、武术教练夏先川为课间操做示范。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夏先川为西坝小学课间操做示范。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昆明市五华区西坝小学也探索出一条“全民皆兵”的体教融合之路。在拥有世界冠军头衔的体育教师、武术教练夏先川的指导下,全校698名学生不仅“人人会武术、全员过段位”,还将大众武术和竞技武术相结合,向上输送了多名体育苗子。

  体育为学生发展开辟了更宽广的渠道,而西坝小学校长许赫瑜介绍的一组数据更值得关注。在“武术段位制进校园”刚刚启动的2014年,学生体质合格率只有76.5%,而2017年则达到98.5%,三年间增长了22%,学生们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升。

  “西坝小学是一所外来务工随迁子女校,全部学生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很多孩子们入校时会有一种自卑感,习武和武德教育让他们更加乐观、坚韧、宽容和正义,”许赫瑜看着操场上的学生们,自豪地说,“看,他们现在是自信满满。”

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小运动员的文化课。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小运动员的文化课。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体教融合,如何成功的“融”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你语文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成为互联网上流行的调侃之语。引人一笑的同时,又带出一丝基层体育工作者的辛酸和无奈。但当记者听到“体校运动员在全国中学生演讲比赛获奖”时,还是有些吃惊。

  这位运动员来自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刘敬忠在谈到当今青少年体育存在的问题时直言,“很多家长看不到希望,所以不愿把孩子送到体校来”。在他看来,运动水平只是特长,毕竟只有少数人能成为高水平运动员,但文化知识要相伴一生。“不但四肢发达、头脑要更发达,体育应该成为推动培育全方位人才的抓手,”他说。

  云南的基层体育教育工作是国内体教融合的一个缩影,尽管也面临着一些共同存在的问题和困惑,但不少做法已经走在全国前列。

云南的基层体育教育工作是国内体教融合的一个缩影,不少做法已经走在全国前列。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云南的基层体育教育工作是国内体教融合的一个缩影,不少做法已经走在全国前列。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宪民 摄

  为了打开局面,除了加强文化学习与训练的联动管理之外,以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为代表的一批体校与当地知名中小学签订联合办学协议,双方优势互补,由地方学校负责教学保障;昆明市体校则则成为市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和市教育局的共管单位,配备了负责文化教育的副校长,在体制机制方面进行了探索。

  “体教融合”也是加强学校体育工作、推动素质教育、促进青少年训练、为国家培养和造就高素质劳动者和优秀体育后备人才的重要举措。昆明市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逐步把学校体育活动开展、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后备人才培养输送等情况纳入学校办学的综合考核指标,进行常规性的量化考核。

  一辆中巴开到马龙体校的操场旁,又一群生龙活虎的男孩女孩走下车,在塑胶跑道上开始热身、准备训练。杨婉琪则和几位同学们一道说笑着,踏上了走回学校的路。她们就读的高中和体校很近,在那里还有另外一方“赛场”,同样等待着她们来征服。

  “体育开阔了我的视野,也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想要学好英语,我也想进入大学,我还想有一天能达到世界最顶级竞走名将刘虹、蔡泽文们那样的高度。”她的声音不大,但语气中充满坚定和期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