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李显龙改组内阁未委任新副总理 引接班人猜测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斌 甄翔]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4日对内阁进行了本届政府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职务调整。由于此次内阁改组并未委任新的副总理,有分析认为,有关李显龙继任者的竞争仍将持续。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4日报道,新内阁调整后,部长平均年龄从目前的56岁略微降低至55岁,约2/3的政府部门将由较为年轻的部长掌管。报道称,在19名内阁部长中,第四代领导团队成员占据11席,人数首次过半。此外,内阁中还将首次出现3位女部长。

在本次内阁改组中,一直被认为是李显龙潜在接班人之一的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陈振声被任命为贸工部长,此前他曾在新加坡军方工作20多年,并迅速升为陆军总长。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专家观点称,陈振声被委任的职位可以给准备出任总理的人提供必要的历练,“熟悉经济事务是新加坡总理的必要条件。如今陈振声出任贸工部长,显示他处于角逐总理职务的有利位置”。而另两位潜在的“总理接班人”——57岁的王瑞杰和48岁的王乙康将分别留任财政部和教育部,但后者将卸下在国防部的职务。

不少媒体认为,新加坡此次内阁改组让人窥见“后李显龙时代”的有关安排。陈振声、王瑞杰和王乙康都未被委任为副总理,说明这三人的竞争还在继续,谁将成为新加坡第四任总理仍将是新政坛未来的焦点。香港《南华早报》称,自2011年李光耀退出内阁以来,新加坡政府高层还未出现过这样剧烈的变动。2015年新加坡选举结束后,李显龙曾表示要加速推进换代进程,并且提出了他将于2022年70岁时退休的计划。不过报道认为,近几个月来,66岁的李显龙似乎放慢了领导层换代的步伐,转而表示第四代领导人尚未充分做好执政准备。这就让局面出现前所未有的变数,因为人民行动党有着提前指定接班人并长时间加以培养的传统。

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新加坡问题专家特伦斯·李认为,今后两年新加坡或许会进行新一轮内阁改组,届时李显龙或许会任命新的副总理作为自己的继承人。特伦斯·李分析,估计李显龙会作为总理领导人民行动党至2021年下届大选结束后。他还表示,虽然第四代领导人接班进程放缓算不上太大的异常状况,但还是会产生一定问题,因为这会动摇外界对第四代领导人治下新加坡前途的信心。不过,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在李显龙及其同一代政治家继续执政的情况下,至少目前新加坡政局稳定。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28年前一个中文都不会的老外,让全世界看到没有PS过的中国多美

献给中国人的情书。

你知道90年代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你见过爸妈最年轻最时髦的样子吗?

你是否了解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家庭印象呢?

今天,就让我们跟着一个外国人的镜头,

重返90年代!

重新认识中国!

1990年,一位来自荷兰的摄影师

罗伯特·凡德·休斯特(Robert Van Der Hilst),

受到法国版《Vogue》杂志邀约,

来做一个上海专题摄影。

那年5月,

他带着一部尼康F 35毫米相机,

几个不多的镜头,

柯达克罗姆彩卷正片,

抵达上海虹桥机场。

在此之前,他从未踏足过亚洲。

现在,他到了这座西方人眼中神话般的城市。

到达上海24小时之内,

他就爱上了她,

他知道自己会不断回到这里。

事实也的确如此。

1990年至1993年间,

他往返上海七次,

为不同的杂志完成不同的拍摄任务。

他镜头下的上海,

市井沉浮,饮食男女,

在90年代的日常世相中,

绽露奇异的美。

旧时幽深的弄堂

是老上海人最熟悉的聚落

大家都住这样的房子

90年代的上海乍浦路,

鼎盛时期有100多家饭店。

大小酒席,

夜夜良宵。

那时候黄浦江对面的陆家嘴,

没有东方明珠,

没有环球金融中心,

没有金茂大厦,

也没有香格里拉。

江边晨练的老人,

在摄影师眼里很是稀奇

人们聚集在人民广场上,

晒晒太阳,跳跳舞。

跳完舞,去个热闹的茶馆子

聊聊天,喝喝茶。

到了傍晚,

老派上海人穿着睡衣,

就在路边乘凉。

那时候汽车还很少,

公交车上也乘客寥寥。

路上最拉风的是凤凰牌自行车。

罗伯特漫游在上海的街道,

观察着路边的风景。

路边的饭馆,

烟火气十足。

那时候,

上海是全中国最洋气的地方。

路上的时髦女郎与潮流青年,

吸引着摄影师的镜头。

摄影师不停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不停拍着照片,

记录下那些早已被淡忘的记忆。

90年代的上海之行,

让罗伯特对中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让中国的“家”文化,

深深根植在了摄影师的心里。

“来到中国后,

我才发现家庭对一个人影响非常之大。

我的家庭不美满,

所以中国让我真正有家的感觉。”

于是,2000年之后,他又来了,

在中国这个广袤的国家旅行拍摄,

开启一个《中国人家》的拍摄项目。

从2004年开始,

年过6旬的罗伯特花费了6年的时间

走访了中国20多个省份,

拍摄了1000多个家庭。

“家,是中国人心中唯一的城堡。

我想借此拍摄,

谈谈对家的理解。”

刚开始拍摄时,

罗伯特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他不会中文,

不能和拍摄者进行沟通,

更不用说进到别人家里拍摄了。

但是,很快罗伯特就发现,

当他身处中国家庭里时,

语言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们用眼神、用情感、用感受来交流。”

“他们比我想得开放多了”。

“他们请我坐下,让我跟他们一起饮茶,

他们的真情和热情让我深受感动。”

罗伯特拍摄的多是中国底层家庭。

他会仔细观察人的表情、屋内的痕迹、装饰。

他说这些都是这户人家

对生活的衡量,

对美的理解

和他们生存状态的反映。

拍摄时,他既不打光,也不用后期软件,

但他的画面却都精美无比。

人物脸上的神态,

坚定自若。

屋子里的静物,

仿佛一幅幅古典油画。

这些中国人家深深打动了罗伯特,

他说:

“中国人真正的样子,

是努力且热情好客的。”

2010年,罗伯特终于完成了《中国人家》的拍摄。

他在影集的扉页上写着一行红色的小字:

献给中国人民。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发动科技创新的强大引擎,让中国这艘航船,向着世界科技强国不断前进。

过去的五年,是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极不平凡的五年,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国家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国际影响力和人民获得感显著提升。

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从“复兴号”动车组的生产线,到FAST观测平台的科研现场,那些创造大国重器的科学工作者们,以实干迎盛会,用成绩增信心。

今天上午,在中车长客股份公司,为美国波士顿地铁生产的首批车辆顺利下线,这是中国轨道装备首次进入北美市场。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装备制造业作为重要产业,加大投入和研发力度,奋力抢占世界制高点、掌控技术话语权,使我国成为现代装备制造大国和强国。

五年来,按照总书记的嘱托,我国轨道列车秉承创新驱动,打造一张永不褪色金名片的目标,攻坚克难,强势逆转。“复兴号”动车组350公里的时速,让中国速度惊艳全球。

在贵州平塘,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世界最大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正在时刻搜寻来自外太空的信号。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天文设施,也是世界上灵敏度最高、动作最精准的观天利器,能接收到137亿光年以外的电磁信号,直抵宇宙的边缘。

十九大即将召开的消息,也让科研工作者们对FAST能尽快形成“更强战斗力”满怀信心。

观星九天外,探秘深海中。这五年,我国深潜科技从弱到强,从跟跑到领跑,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在深海大洋,“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这两天正在深潜勘探。建设海洋强国,我国正在向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的道路上稳步推进。

十九大临近,科技报国、科技强国的信念,让科研工作者们干劲倍增。三天前,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核电机组,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实现穹顶吊装,这让我国核电的科研人员备感自豪。作为国内新一代核电技术的示范工程,“华龙一号”的国产化率达到85%以上。大家表示,要用先进的设计理念和技术,让“华龙一号”更多地走出国门。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